杰任讀物

火熱都市小说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堯刖帝國-(宸少篇No133)不過玩笑話真當真?!鑒賞

Sheridan Brina

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
小說推薦帝國時代III獵愛狂野騎兵帝国时代III猎爱狂野骑兵
<纪念,要有意义>
我家小哈有点二
✦✧✦✧✦✧
西南亚
龙零一人就在机场打电话,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每次都很失望…
异人站在角落里,那么优雅的望着望远镜那头的情况,而听到少主第N次叹气,他有些无语,却继续坐着自己的事情,神情不冷不热的,紧抿唇的模样更是把他像女人的那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少主电话来时,异人隔空的眸光落到龙零一的身上,他已经在接第N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说:“少主,那个药已经研发出来了!”
龙零一沉吟一声,又眨了一眼晶莹,他竟然不是很开心这药已经研发成功了,而是隐约有些担心,某些人的心情,而他的心情也并不好….
“哦!维亚可能会反悔!”他冷嗤说道!
“少主,我反而觉得名小姐那边,有点问题!”
龙零一扯了扯唇,白皙的脸孔透着一层薄怒,看了看地上的异人还在研究战略图,他嘴角勾了一抹不羁潇洒的淡笑说:“她身体怎么样?!”
“昨天医生没有做出来!”电话里的声音十分的淡漠,并没有一点儿的情绪,好似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龙零一提了眉,这样的结果他不是没有预见过,在K市的时候,他就确定过了,这种毒性好的基础,几乎为零,而这样的解毒方法也有风险!
“她自己带的解毒的从来没有放弃….而且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焚影有些苍白的说道!
“她那边就自己解决好了!”龙零一淡漠的说道,他眸光深邃的看着外面,心里期待到很雀跃,等哥看到名凝那么美的脸,过段时间变得憔悴不堪,他会怎么样?一开始肯定会可惜!会心疼嘛!
想着,龙零一这会的眼神变得更加的猖狂,他拉回眸光的同时就看着异人摆好的姿势,他就将手机再次拨到龙禹宸的号码上看着,哥会不会接,可他刚刚拨好电话!
酒神 唐家三少
他的电话就来了,看着来电人是龙禹宸,不由得失声笑了笑,接起的同时将电话置于耳边:“哥,我正打给你!!!”
“恩!”
:“拉赛尔那边的事情差不多,他们议府已经控制了全部,缇倻手上也压了我们想要的,比预期的要快了许多!”龙零一冷淡的说道:“哥,那家财阀的人都消失了,你知道吗??”
龙零一对于哥那边在岛上的动静,没想到他后来还会全部处理掉,虽然一直以来,惹到哥的人一向没有好下场,可是,哥为了烟纯心做到如此高难度,还是不免有的唏嘘!
龙禹宸蹙眉,明显对夜岛的事情不想多说什么!
龙零一微微耸肩,目光清冷,俊脸上明显不悦,对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感到困惑!
稍微等了一会,龙禹宸才说:“我需要入星魂!”
龙零一立即蹙了眉,此时的眼神也有些怒意,说:“不行,你不是星魂殿的人!”
“所以我找你!”龙禹宸说的云淡风轻的,好似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哥,你不要太过分,你不想要KX了?!”龙零一挑眉,刚刚的兴奋被龙禹宸的话熄灭了一半兴奋!
龙禹宸淡漠的应了声,也有腹黑的语气竟然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我从影者殿先开始找!”
龙零一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由得微眯视线那双厉眸嗜出血,对他低吼道:“哥,你可以再过分一点!我不觉得你能从龙署资料里找到什么!”
“哦?是吗?”龙禹宸风轻云淡的漫不经心说道,“如果我没有在龙岛看到你的话,我估计我能做出过分的事情!”
“哥…你不要这样…等我…”龙零一先说了一半!
“……”
龙零一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冷笑了一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他就又看着异人,不爽快的怒骂了一声!
异人起身,看着少主,端着黑色的机械枪藏在外套下!
龙零一就在加里没留几天,处理了一些石油岛的事情之后,他就回了龙岛!
但是他回龙岛的时候,时间已经比他预计的晚了,龙帝国的秘密资料不好被找到,也有很多东西都在星辰殿封存,他老爸这方面是很靠谱的,绝不会把库存弄混,也不让别人触碰他的库存!
龙禹宸如果以龙零一的名义在不正当的情况下窃取星辰殿的密魂,后果会很严重,虽然龙零一并不怕龙星辰,可是,牵扯到龙帝国政务,我们不是父子,而是一国的掌权人和候选继承人的区别,他的身份,他也不允许在政坛上发生一点儿错误!
龙零一辗转反侧到了K市时已经接近凌晨,才一点时间没到K市,他就不喜欢了,一边又受伤,一边又忽然那么寒冷,还打了个冷寒,到了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快1点了,外面的那只狼一直叫,龙零一听见有点想宰了他,不过,一想到哥接电话的时候带着鼻音,他也要嚣张一点!
真不知道哥为什么一早要去环球酒店!
一踏进别墅龙零一就径自往二楼走去,直接来到龙禹宸的房间,当看到床上空空的时候,他眼底有着一丝失望….
龙禹宸轻倪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知道你想睡这里,所以我叫暖暖给你换了!”
龙零一撇了撇嘴回头看着眼前的哥,哥一身轻松穿着浴袍,他还是第一次这么随和,以往在宫里都不这样随意,他人严谨到不行,挑眉说道:“哥还真是体贴!”
“你喜欢就好!”龙禹宸淡淡的表情面色不改的轻启薄唇,墨瞳里淡淡的隐藏着锋芒,又说“看你的样子,还很精神,如果没事的话,跟我来!”说完,冷冷的睨了他一眼,龙禹宸转身走向书房,单手插袋冷酷的模样!
龙零一看着他这样,也微张着嘴,呲牙咧嘴的低恼说道:“我有,我很多事!!!”
他虽然这样说,但是,一咬咬牙,脚步已经开始抬起,跟着去了书房,书房里,让他有些意外彻彻和纪少醒都在,彻彻见到少主微微行礼,纪少醒熬了一夜,一脸疲惫的说道:“零少,你就不能早点儿到吗?”
言语里的抱怨毫不掩饰,对于纪少醒的口气,龙零一也不生气,只是坐在龙禹宸对面的时候,背脊上扯得有点疼了,然而眼神又很尖的看见龙禹宸的胡渣,轻倪了眼后挑眉收回来视线,半玩笑的说道:“这么晚了,哥还在为名凝的事情发愁??”
龙禹宸轻倪了他一眼,戏谑的眸光,直接对上之后又轻倪的视线即刻拉回来,淡淡的说道:“有一点!”
龙零一耸耸肩,戏虐的眼神里立刻没有了玩味,只是瞎说的,因为他也很困,这么长时间已来,他跑了好多地方…也发生了很多事情!
“快调翁南雄的资料!”龙禹宸很快转了转,并没有理会零一的玩味,就径自说道。龙枭尧他就前几天了断了一切线索,就在他眼皮底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可以借零一的手而从龙帝国星魂殿知道资料库,可这需要零一的血痕!
龙零一稍正了眸色,突然变的认真,双眸掠过同一丝疑惑,接着又眨眸看着哥此时的镇定,他挑眉说:“呵,名凝的教父?”
看出龙零一潜意识里的疑惑,龙禹宸只是轻勾了薄唇,眸色淡淡的未变,淡淡说道:“名凝回来,小心还在我手上,就凭这一点,你就应该主动将我需要的东西给我!”
龙零一眸光紧紧盯着龙禹宸,这个小时候对自己来说,就格外崇拜的一个人,甚至,有一段时间,他活在龙禹宸和哥强大的阴影之下,而如今,他足够强大,至少,和哥对峙起来,他也不想丢掉半分!
“哥,从不觉得这个理由对我很不适合!?”龙零一眸子噙了一抹挑衅,眼梢微微玩味着风情,就这样淡淡的睨着他。
龙禹宸仍然保持着冷淡的表情,看着他墨瞳冷了几分,淡淡的说道:“你最好,给我想要的答案,一个晚上够你用!”
话落,龙禹宸示意了下彻彻和纪少醒字后起身就往外走去,当手握上门把手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微微侧头轻倪着龙零一,缓缓说道:“嗯,看来那张床你今天是没有时间去睡了!”
话落,龙禹宸嘴角一侧噙了抹淡淡的笑意,随即拉开门,在龙零一正准备咆哮几句的时候紧紧的阖上。
房间内,龙零一被隔绝的咆哮,吼道:“为什么要争一张床…”
龙禹宸并没有听到他的咆哮,而是径自去了烟纯心的房间!
这几天,烟纯心几乎都在睡觉,因为药物的特征,白天总是睡得很熟,晚上反而很清晰,头也不是很痛就有点晕,一晕她就睁着眼睛用力的睁大一睡过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她想用这样的方法提醒自己是不是还活着,当眼角一颗泪划过的时候,她听到门又被打开,随后视线一落,轻轻的就看见龙禹宸走了进来的时候,顿时她瞪大了眼睛,感觉很惊诧的样子!
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骗丹心
龙禹宸一见烟纯心花了这么久才醒着,冷淡的俊颜上微不可见的轻蹙了下剑眉,冷漠的说:“醒了,嗯??”
烟纯心眨眨眼,一进来,她就抿紧了唇闭上眼睛,不想听龙禹宸带电低沉暗哑的话,总是有些力不从心。
龙禹宸见她这样的沉闷封闭,深壑的眸子卷了卷冷茫,眸底沉下一片阴影,深冷的颜也上扬了一些风暴浅浅的淡淡的不伤人,却带着冷冷的口气说道:“还是,一个人睡不了?”
“无法睡,就等我!”
烟纯心转过头不解的看着龙禹宸,可是,他并没有等待她回答,而是自己就去了烟纯心感觉奇怪的地方!
她马上爬起来,看着房间里的灯,借着灯光玻璃上隐约透着龙禹宸换衣服时候的八块腹肌,和一块很长的窄肌,就那样她有些鼻酸,竟然因为这样的亲密,就被这个举动感动到了,龙禹宸是在考虑她吗?
半晌
龙禹宸换了衣服,身上一股清香的薄荷味出来,他只是围了一条简单的浴巾,缓缓的走到床边,同样的方法把手里的毛巾甩给烟纯心,墨瞳深深的凝视了半秒,烟纯心见他这样,也渐渐的感觉到一抹气息流传,轰的,她鼻息间紧张的冒着汗液,看着他!
他挑眉,见烟纯心呆了半天不动,就坐下来很淡漠的说道:“我们不是在玩游戏?那你给我擦澡,擦头发!!”
烟纯心听了,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假装没听见的撇过头不去理会龙禹宸,暗暗的腹诽着。
龙禹宸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床边,顿时,空间变的十分安静,安静的好似他根本不存在一般。
烟纯心憋不住气恼的转过头,却正好对上了龙禹宸直射过来犀利的墨瞳,那一瞬间,她好似看到了他眼中残卷的促狭的笑痕,嘴角也若有似无的抿上几分霸道的冷然!
她想了想,于是就气鼓鼓的翻身下了床嘴里还念念有词,气的翻下床的同时,原本跌落在地上的屁股,也因为这几天的休息而变得不那么疼,她接上毛巾,看着他这么天神的模样,原本气鼓鼓的眼睛砸出个洞一样的变得柔软纯净,借着灯光见他与另一位同样神締般的男子几乎差不多的长相,只是一位辣一点,这一位轻魅一点,就气鼓鼓的站到面前,瞪着他!
龙禹宸轻笑,抽了她手上的毛巾,挑眉释放了眼眸中的一抹促狭,薄唇溢出几分邪肆的表情,说;“看一下我的伤口…”
烟纯心即刻涌起一股怒气,死死的咬唇瞪着他,眼睛红红的不自觉冒出了几分可怜,气鼓鼓的就因为看到他腹部以上的伤口那么长刺痛了她的眼睛!
半晌,她转身去翻出了他们的药性,虽然脸上那气鼓鼓的神情有些不太愿意,可是她却很认真的一句话也没说的龙禹宸的伤口重新包扎,那一枪过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彻底好,龙禹宸看她越是生气,就要把身上所有的伤口全都给她看一遍,包括他手上那边刺穿玻璃碎片的伤口,亦是给她看!
烟纯心神情一滞,再看他有那么多伤口的同时,清澈不遮挡的眼眸闪过一丝受伤的心疼,也微微抬起头来看着他,眼中的情绪好似再说,为什么他身上的伤口扎的那么深,难道你不疼吗?此时这双眷恋的瞳眸里释放着爱心早餐般的猛然闪烁,他的心也不由自主的随着烟纯心的神情而变了一些柔软!
冷峻的脸上不似那么冷漠,额头上的菱角分明,俊的也稍稍压低了成熟男人的阴霾!看起来是那么的兽性凶猛动物忽然间受伤,有露出一丝可爱的撩拨!
烟纯心咬唇,用力撇开视线,而是专注于他的伤口复发,所以小心翼翼的给他处理完消毒水和盐包,用新的纱布包好了,就起身来到衣帽间叫龙禹宸换好衣服,就出去!
她开始瞪了大大的眼睛,指着门口和中间,示意他可以走了!
龙禹宸见她这样,淡淡的挑眉,说:“我要睡在这里和你一起!”说的很淡漠,在烟纯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长臂一探,抓住她来到自己的怀中,也渐渐把她顺势压在床上!
烟纯心被龙禹宸轻轻的禁锢在臂弯下,她一挣扎,龙禹宸就没有动,可这几天一直在药剂中度过她浑身没有力气,当然,就算有力气,她也逃不开龙禹宸的钳制。
“乖,别乱动!”龙禹宸蹙眉说道,阔掌放置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弯曲勾勒着柔软的线条,这个折磨人的女人,她只不过是想要挣脱开的动作,已经引起他身体上的反应。
龙禹宸的话才刚刚说完,烟纯心在动的时候也感觉到一根硬物正抵着她的腰臀处,顿时,她僵住了身子,脸色也开始冒出了血红!因为熟悉的柔软度,却让她一下子没了心气在动!
烟纯心就果然乖乖的不动了,龙禹宸暗暗匀了口气,此时身体本能的隐忍着自己想要占有她的冲动,因为他不想按照身体的反应去刺激她,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脾性,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渐渐的平静下来,紧了紧搂着烟纯心的身体将她更拉近的贴近自己的身体火热还抵在那一处渐渐的蔓延着暧昧不明朗的气息,他将削尖的下巴轻轻搁在烟纯心的额头上,许是因为这几天处理事情时候,她睡着了请轻飘飘的淡然,身上那份沉静让他感觉到一丝更加悲悯的感受,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新的乳果木的味道,龙禹宸缓缓的说道:“心儿,你想知道自己有多大把握能赢吗?”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烟纯心忘了反应,讪讪的垂着眸,表情像是陷入了沉思之际!
龙禹宸薄唇移动了位置,低着头去看她的表情,垂眸下搭下许多睫毛上的阴影,说:“清醒的时候,是不是在想以前的,有些不对劲!嗯?”虽然是疑问,显然,龙禹宸是肯定的。
烟纯心的心沉了下拉,一直以来,她在伟大的龙禹宸面前,就好像一个玻璃瓶罐子一样的存在,这个男人的心思和眼神够犀利的眸子,能轻而易举的看穿她的心事。
龙禹宸情不自禁的将烟纯心搂的紧了紧,感受到她心里的彷徨与那一点难掩的哀伤,他沉沉的说道:“你心里虽然害怕,但是,还是想要分清楚的吧?”
烟纯心没有说,也不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当然,龙禹宸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不管是好是坏,总是你自己的人生,这,也算是我为你这几次与我的磕磕绊绊为你做的一件事情吧!”
低沉悠扬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子的压抑气魄,烟纯心猛然的皱了眉,仰起头看着龙禹宸,睁大了的眼睛询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龙禹宸没有理会她的这双清澈的眼睛,只是挨着她躺在床上,就闭着眼睛沉沉的隐去犀利的瞳眸!
早晨,美好的气息带着清新的优雅传来!
早晨的阳光有些乏力的穿不透云层的阻隔,那若隐若现的照射力洒在大地上,这样的光芒,仿佛已经快在阴影之下,暗暗的自首罗网….
烟纯心微微皱了下眉,嘴不安的吧唧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眼睛,茫然的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只是,刚刚有所动作,她就整个人怔住了…
烟纯心猛然闭起了眼睛,然后再次睁开,当入眼的那张菱角分明的俊颜就在自己面前,昨天晚上两人之间的谈话,腾的一下子灌入了脑海之中…
龙禹宸本来是闭着眼睛的,就在烟纯心翻转的时候,犀利的鹰眸猛然睁开了眼睛,他眼睛一眨不眨,深邃的看穿烟纯心,薄唇也轻轻阖合着,这样的他落在烟纯心刚醒的眼底,竟是有着说不出的俊娟魅惑。
“腾”的一下,烟纯心猛然红了脸,然后反射性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见睡衣完好无损后,看向龙禹宸,问道:“你!?”
“我?我什么?你是我的女人,我碰你怎么了??”清凉单薄的声音溢出他的薄唇,深壑的眸光越发的深邃,看着气鼓鼓的烟纯心,嘴角勾了抹意犹未尽的笑意。
这几天一直听着烟纯心在睡梦中,说要马上离开他,他更是气的想要一把掐死她,但是,就在他的手擒住了她的脖子以后,一碰到她的身体,她又有些舍不得受伤的呢喃道:“小宸…我好痛..你帮帮我..”不知名的一种眷恋,不是欣喜,而是一种申诉,申诉他控制她,冷漠她,心里竟然有些气恼和舍不得…
但是他又不是变态,喜欢睡美人,烟纯心在睡梦中像一个撒娇的女孩般的吾诺着嘴吧,吧唧吧唧的,不停的扯着他的手往他怀里噌,怀里噌进去后,仿佛要寻求安慰一般又变得安静起来!
这样的不防备的她竟不自觉的让他心生一种欢心,最后,他竟是真的在她不哭不闹的时候,陪着了,这么短时间已来,这是第一次她没有拽住他央求他留下来!
而烟纯心仿佛感受到了他在身边,行为像极了夏日里的小女生,一只手和一条腿就那样大大咧咧的搭在他的身上,那一刻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有时候她甚至过分的蹭进了他的胸膛上,嘴不停的在他胸膛上的伤口嘶磨着,亲吻着吧唧,她是睡梦中无意的行为还是本性就是一个娇软的小女生,一直无度的撩拨了他下腹处的热火,他那么一刻,真的有种冲动就想把她狠狠的折腾掉骨子里的软弱,让她跟她反抗玩起坏女人的那一套,而他也确实要那样做了,唇在她的唇上狠狠撕磨了一番,感受到柔软!
清揚婉兮 小說
可,当他有了动作后,不可置否的一捏紧了烟纯心的腿,烟纯心竟然蹙起两道眉毛,吧唧嘴的控诉他,仿佛是他的动作干扰了她的清梦,叫他别弄!
他一下子就蹭起了更大的火苗….
KK说,没有更爱,只有溺爱!
在那一刻,他想清楚了就没有动了,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睡梦中撒娇的人,这种感觉冲击着他全部的心灵感官,以前,别的女人也多,也有遇到不满意他的时候,尤其温柔的尤维亚,总是亲近中带了一点疏离,疏离中带了一点过分的自信,维亚撒娇的时候他有不答应的事情也会向他嘟囔,可是他虽然妥协,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开心,而和烟纯心这样处在一起的时刻,他竟是有一种欢喜的感觉!


Copyright © 2022 杰任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