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任讀物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劍天鳴 ptt-第一百零六章 立威推薦

Sheridan Brina

一劍天鳴
小說推薦一劍天鳴一剑天鸣
“你是谁?”众人喝问道。
“你们不是找老夫吗?”那人影忽然朝着众人冲了过来。
由于那人武道修为实在太高,众人施展引以为傲的绝技在他眼里如同孩童一般,伸手就给武治贤和乔文真俩人拍成重伤,口吐鲜血,然后扬长而去,临走还留下一句话:“有本事去无望南域无忧城寻找老夫,来一个灭一个。”
由于这道人影修为实在太高,让剩余四人不知所措之际,又飘然离去,四人赶紧扶起重伤的武治贤和乔文真重回阅道楼救治。
风起鸣沙-敦煌曲
经过治疗,那武治贤和乔文真,终于脱离危险,让四人大松一口气,万一这二个家伙在千元郡吭屁了,那他们阅道楼也会被磨灭。
“袁兄,为兄终于相信你的话了,这千元郡和无望南域真的是藏龙卧虎,咳咳……”武治贤说着说着,又咳出一大口鲜血。
“武兄,先休养,好了后再言。”四人给二人再喂服疗伤丹后,对视一眼后,相继退出房,往原来那茶室而去。
“这老家伙为什么只重伤那俩位仁兄?”王稀城不解问道。
“看来他有目的,引归元帝国高手去那个什么无望南域一个个送死。”曹旺行道。
虽说只是尝试、但也太喜欢了
“这是在挑衅帝国尊严,看来这次千元郡也避免不了一次灾难了。”常历青道。
“那也要看看归元帝国如何处理这事了,如果像我们一样忍气吞声也说不定。”袁振雄小声道。
“你们相信这是那个什么魔头做的吗?”曹旺行猜测道。
“之前只有武兄讲过要找那魔头,没想到马上见到了;也不怀疑是别人故弄玄虚,但这种情况很少。”王稀城分析道。
“看来,以后讲话要小心点了,别祸从口出;但这个只有我们几人知道呀?难道是郑熊那老匹夫告的密?”常历青猜测道。
“还有那个小家伙也听到武兄讲过这话,你们看这样做如何……”四人低头讨论道。
次日,李源鸣带着三女来到阅道楼。
由于昨日这些守卫见是大楼主带着这年轻人没有阻拦,今日见到这小子竟然大摇大摆的带着三女进来,立刻伸手阻拦。
“尔等见到本楼主还不单膝下跪迎接?”李源鸣亮出那大楼主令牌喝问道。
“你真是大楼主?”侍卫等人不相信问道。
“难道还有假?”李源鸣不满道。
“这边请。”一侍卫领着李源鸣来到大楼主室,又道:“大楼主,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小的。”
“在阅道楼给我安排两间房舍,最近本楼主要在阅道楼歇息。”李源鸣想了想道。
“是。”那侍卫退下。
“臭小子,你还真把阅道楼当作自己家了?”郑绮雯没有好气道。
“诶,丫头,这不是怕阅道楼事多吗?”李源鸣道。
西瓜切一半 小说
“影儿,你们三人以后在小塔里修炼,那个驻颜丹,我尽快找齐配方药。”李源鸣又道。
“好,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呀。”影儿想了想道。
“怕什么,不是还有本凰吗?还有夫人在这吗?实在不行还有银爷。哈哈,我现在那可是安全得很。”李源鸣笑道。
“你就在那显摆吧,夫君,我们进去了。”千翎羽笑道。
其实,这几日以来,影儿通过灵魂感应发现李源鸣内心一些端倪,但是此事涉嫌干系重大,不敢声张。
众人进入小塔后,留下李源鸣在那阅道楼大楼主房内,哈哈阅道楼其他管事,找寻一些关于阅道楼事务观看起来,以便了解阅道楼。
袁振雄和常历青昨夜因乔文真和武治贤被找成重伤,天亮之前才把俩人送到自家疗伤,征得俩人同意后,以俩人名义修书上报归元帝国,把此次遇袭事件加点佐料详细的写下,然后让曹旺行连早坐传送回归元帝国中心城——常州城向各自顶头上司汇报,然后再赶回千元郡。
李源鸣也没有任何杂心思,一连几日吃喝拉撒都在阅道楼,终于把阅道楼表面生意给摸清楚了。
原来这阅道楼不光是打探生意,为归元帝国培养武者,还兼做灰色收入:一,帮大势力培养顶尖武者,收取巨额资源和费用;二,让顶尖武者给商贾做保护;三,利用顶尖高手打入各大势力获取内部消息,从而卖给需要的势力,赚取巨大资源费用;四,通过秘密合作——猎杀。
原来这阅道楼竟然有如此多的收入,怪不得二楼主和三楼主不惜余力要把郑熊给弄死,好做上大楼主。
看来有抽空去看看阅道楼秘密培养武者基地了,从侧面了解二楼主和三楼主的具体修为,如果能把这阅道楼这股力量给利用上,那对自己绝对是天大的帮助。
但是目前自己的位置很尴尬,前有狼后有虎,一步不小心,将尸骨无存。
重要的还是赶紧提升自己实力。
李源鸣来到阅道楼第五日,袁振雄、常历青、曹旺行、王稀城终于露面了,而且还是一起出现在阅道楼。
几人早听说这李醉小子真的敢来阅道楼,连续来了五日,每日都是猫在房里翻阅道楼密卷,这五日没有出过阅道楼。
袁振雄感到很奇怪,暗道:“这小子不会真的把自己当作阅道楼大楼主了?”
于是对三人笑道:“我们现在召集所有在千元郡阅道楼的管事,让大家先给这小子来个下马威。”
“好,这主意不错,先让这小子知晓谁才是阅道楼真正管事人。”常历青笑道。
正在阅道楼主楼翻阅资料的李源鸣被告之,所有人在阅道楼议事堂,等候大楼主商议事务。
李源鸣随后跟着那传讯武者,来到阅道楼议事大堂。
只见那堂座位根据职位高低依次排列,正中是一把太师椅乃楠木精雕细刻而成,垫子是一张虎皮,那椅子上坐二人还有余地,两侧扶手雕刻着二条栩栩如生的龙躯,龙头直视堂下,右侧摆着一茶桌。
而略低主椅一二阶的俩侧各摆有二张太师椅,但是比正中那把椅略小,所有形状都是一致,上面各坐着袁振雄和常历青。
而每一台阶象征一道尊贵身份的转变。
但这阅道楼台阶有讲究,并没有九阶,而只有八阶半就到最上那太师椅。
李源鸣看着这议事大堂除了几个空位已经就坐满,没有跟着那武者走大楼主专用通道,而是从堂前一步步往那最高处那把太师椅行去。
堂上坐着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李源鸣身上,堂下之人很奇怪,这小子是谁,年轻轻轻竟然跑到这阅道楼议事大堂,而且还有武者为其引路。
已被授意的阅道楼管事,率先在堂下伸手拦住李源鸣问道:“小子,这里不应该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是什么?”李源鸣亮出大楼主令牌喝道。
“你从那里捡的令牌,老夫不认识。”那皇境一重武者一把抢过令牌丢在地上,嚣张道。
“我让你认识。”李源鸣手一挥,剑光一闪,那管事头颅掉飞出三丈远,而那脖子断处被李源鸣用空间术封住,然后一掌拍飞至大堂门前。
“还有谁不认识这大楼主令牌的,请站出来。”李源鸣手又一挥,那即将掉地上的令牌被其抓住,厉声道。
整个大堂上被李源鸣这快如闪电般操作震慑住,都老老实实垂下脑袋,不敢直视这小煞星,一个皇阶境一重武者在他们眼里都不敢讲一招灭杀,而这小子竟然一剑干掉。
坐在椅子上的袁振雄脸色大怒道:“敢对大楼主不敬者,杀无赦。侍卫把那具无头尸拖去喂狗,以后再有对大楼主不敬者,这就是榜样。”
随后那袁振雄脸色转晴和常历青,笑着走下台阶迎接李源鸣上坐。
李源鸣缓缓走向最高处那象征权力坐椅,留给众人一道伟岸的背景。
经过足足一个弹指间,李源鸣才登上那象征阅道楼权力巅峰的台阶,又缓缓转过身,扫视肃静的议事大堂,又是足足一弹指时间,用威严声音道:“开始今日议事内容。”
然后转身坐在那太师椅上,两手握着龙头注视着堂下。
小倩投食计划
袁振雄和常历青被这小子节奏带得一愣一愣的,暗道:“这小子难道出生就坐帝王这料,本来要给这小子一些麻烦,自己好上去解围,让这小子见识下,阅道楼真正话事人是谁,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一挥手立斩一皇境武者……”
“二楼主,今日议题是什么?”李源鸣见近一个弹指时间还没有人开口,便问袁振雄道。
“袁某今日见新任大楼主首次来议事堂参与议事,太高兴导致忘记了下事。”袁振雄微笑朝李源鸣微微躬身行礼道。
“好,请开始。”李源鸣直接道。
袁振雄道:“今日阅道楼喜事连连,为了让大家认识我们阅道楼新任大楼主和俩位左右使,特此召集大家过来,再者商议武道培养相关事宜。”
“这位就是我们阅道楼新任大楼主,也是原老楼主爱婿李少侠李醉,从今日起尊称:大楼主,大家鼓掌欢迎。”
掌声过后,袁振雄又下两步台阶,指着曹旺行介绍道:“这位是归元帝国常驻阅道楼负责武者培养的左使曹旺行,以后大家尊称:曹左使;这位是归元帝国常驻阅道楼负责武者培养的右使王稀城,以后大家尊称:王右使。”
“大家鼓掌欢迎二位左右使加入阅道楼。”袁振雄带头鼓掌道。
袁振雄介绍完二人后,走回自己位置坐下。
“今日主要议事是如何分配二位左右使管理武者培养区域问题,目前千元郡有千元郡城和四大域各一座培养基地,有请五位基地负责人站出来让二位左右使认识下。”常历青站起来,扫视了全场道。
只见那五位基地管事站起来,个个都是皇境六重以上修为。
李源鸣用‘真假识别’仔细打量着每个人的武道修为和面部,为什么之前那八楼主修为境界才皇境四重?
在秘卷里有提到阅道楼培养的顶尖武者不到二百岁就有皇境七重,自己要好好去实地了解下。
“千元郡培养基地由我本人负责监管;无量北域和无畏西域由曹左使负责;无垠东域和无望南域由王右使负责。”常历青朝着那五位负责人道后,又面向李源鸣道:“楼主是否同意我的安排?”
“好,就这么定了,但是本楼主在此对大家慎重申明一下,不管谁管理那片区域,重要的是培养出精英武者,一切决定权由阅道楼定夺。”李源鸣扫识了下堂下众人又道:“本楼主将于明日去各大培养基地实地查看,各大基地负责人一起跟随本楼主前往。”
“下面来商议下收入事项……”常历青道。
经历了三个时辰的日常议事,李源鸣也时不时插上几句话,纠正下相关谎报收入,并列出之前收入情况,让众人不敢再对这小魔头再轻视。
而袁振雄和常历青对李源鸣刮目相看,这家伙才来阅道楼几日,竟然把阅道楼密卷给翻阅一次,也把密卷中记载记得如此清楚,让俩人不得不佩服那个郑熊的眼光。
“好了,由于本楼主初来,对一些事情还是不太了解,需要亲自实地了解后,再根据各负责人实记进行对比,凡是发现虚情假报之人,定不轻饶;对大家努力本楼主看在眼里,明在心里,望各位继续努力,把阅道楼发展更好,争取走出千元郡。”李源鸣正色道。
“好,本次议事到此结束。”袁振雄站起来道。
众人起身向大堂上方三人行礼,然后走出议事大堂。
李源鸣最后一个离开议事大堂,感觉这阅道楼真的有钱,怪不得郑熊不舍得放手,可能还有其他目的。
袁振雄四人离开阅道楼后,又来至一茶楼,聚集一起。
“以为这小子是个胯胯子弟,一个花边枕头,看来我们失算了。”常历青叹息道。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一剑飞斩皇境一重武者,让老夫都望而兴叹,这小子竟然身上毫无武者气息,这小子是不是郑熊老匹夫替身?”王稀城扫视了三人猜测道。
“说不定,要不然明日我们四人也跟着去,然后在半路或基地把他给干掉?”袁振雄道。
“这次你不怕背上弑楼主罪名了?”常历青笑道。
“上次在郑府真的让老夫感受到危险气息,要不然上次在其府邸要期性命,这次要把握好机会。”袁振雄道。
“他再无何隐瞒武道气息,也不可能够我们四王境一重武者围击,这要看大家决心如何?”王稀城望着三人道。
“老夫就是担心如是郑熊设的套,那我们就麻烦了,看我俩屋里还各躺着一重伤,过了三四日了,归元帝国还没有派人来过来调查。”袁振雄不满归元帝国办事速度道。
“别想着他们了,明日我们四人跟着去,见机行事。”常历青道。
次日,李源鸣仍在阅道楼起身,连续在阅道楼呆了七八日了,但他还感觉没有任何不适,觉得这阅道楼很好,让他接触到以前无法想像不到的秘密,明白了为什么要创建武道组织原因了,自己日后有机会也要效仿才行。
走出阅道楼还跟着一美人——千翎羽,今日要去五地查看武者培养基地,为了安全,觉得让千翎羽做自己的无形保镖,那是绝对安全,因为高境界的武者不怕有境界的武者,反而害怕无任何气息的武者,就像自己一个明阶境二重敢在四个王阶境一重面前装老大,吓唬他们。
五位基地负责武者,看到李源鸣赶紧行躬身行礼道,他们认清自己的位置,虽然暗地里面跟着二楼主和三楼主利益不清不楚,但在明面上可不敢对李源鸣不敬,毕竟这小子不是泥捏的。
袁振雄四人也赶到阅道楼,见李源鸣这小子身边竟然站着那日去郑府食饭的那三个女孩之一,而那郑熊女儿却不见踪影,暗道:“这小子竟然艳福不浅呀,敢把别的女人带出去,胆子不小呀。”
四人向李源鸣拱手行礼道:“大楼主,好。”
“李源鸣也微微点头,表示回礼道:“四位都要跟随本楼主去查看各地培养情况?”
“我俩初来,当然要去查看。”王稀城笑道。
“哈哈,我俩是之前负责这块的,自然要去为大楼主和俩位左右使介绍下,二来给三位做下随从和保镖。”袁振雄笑道。
“那好,这位姑娘也要跟着去吗?”常历青笑着对千翎羽问道。
“哈哈,她是我的保镖,也是我的内子。”李源鸣笑着介绍道。
“哈哈,大楼主真是个懂享受之人,我们实在佩服。”四人对望了一下,然后笑道。
绿茶汉化组的蜜蜂姐那点事
于是,众人上了飞兽,而李源鸣骑乘王明乾送的飞兽,跟着无量北域秘密基地负责人一路往南飞。
由于如果坐传送阵也需要飞行近一日才到那秘密基地,所以大家直接朝目的地飞去,一路大家默默无语,都在观察四周安全,怕有人跟随。


Copyright © 2022 杰任讀物